閱讀的意義 - 潘銘基教授 (「2019年看漢教育頒獎典禮」演講稿)

2019年08月


「2019年看漢教育頒獎典禮」演講稿

2019年7月6日
 
我們的眼睛都很忙碌,在這個有圖有真相、有片有真相的年代,我們都將目光駐足於五顏六色的相片,以及聲色俱全的動畫之上。「打開報章」,這個詞語仿佛已經過時,「報章」不再「打開」,餘下的只有「點擊」瀏覽器。試想想,看文字的新聞報道容易,還是聲影俱備的動新聞容易,答案相信已經不言而喻。因此,在這個時代,出版很困難,要吸引我們的眼球來閱讀出版物更是難上之難。
 
情況如此艱難,可是我們依然要堅持閱讀,為甚麼呢?據2017年的《第十四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報告》,成年的中國國民每人一年平均看了7.86本書。成年人要工作,理論上比較繁忙,那麼我們對於社會未來的主人翁又有何要求呢?閱讀量的多寡是我們能否做到「腹有詩書氣自華」的關鍵,能夠做到見多識廣,自然是建基我們有沒有養成多閱讀的習慣。在東亞地區,包括中國大陸、台灣、日本、韓國等,走在各地的地鐵之上,香港人的閱讀率肯定是最低的。即使我們把電子書包括進去,只會發現大部分的讀者都只是閱讀漫畫而已。
 
讓我們來看看國學大師,錢穆先生的說法。錢先生在〈孔子誕辰勸人讀《論語》並及《論語》之讀法〉一文裡提及讀《論語》的看法:
 
任何人,倘能每天抽出幾分鐘時間,不論枕上、廁上、舟車上,任何處,可拿出《論語》,讀其一章或二章。整部《論語》,共四百九十八章;但有重複的。有甚多是一句一章,兩句一章的。再把讀不懂的暫時跳過,至少每年可讀《論語》一遍。自二十歲起到六十歲,應可讀《論語》四十遍。
 
若其人生活,和書本文字隔離不太遠,能在每星期抽出一小時功夫,應可讀《論語》一篇。整部《論語》共二十篇,一年以五十一星期計,兩年應可讀《論語》五遍。自二十到六十,應可讀《論語》一百遍。
 
這樣的讀《論語》,說的已經不是小朋友階段的學習。二十歲至六十歲,歷時四十年,每年讀一次,能夠一本書讀四十次。這不單是《論語》,如果我們將這部代表著中國人生活智慧的《論語》擴充開去,閱讀其他有益的圖書,比起我們服用任何營養食品藥物也更為重要。從小便開始閱讀,感受書本裡的世界。
 
    從功利的角度看,閱讀可使我們在作文的時候有更多的詞匯、更多的範句、更多的構想。當然,閱讀量何以為多、何以為少,是非常主觀的。先不算閱讀量的多與寡,單單是閱讀時候可以使我們安靜和專注,閱讀便是十分重要的事情了。要做到唐代詩人杜甫的「讀書破萬卷,下筆如有神」並不容易,但任何事情最重要的都是能夠開始去做,閱讀亦然。
 
    如何才可以鼓勵多閱讀呢?我們先不談甚麼獎勵計劃之類的,這些學校已經做了許多。現在主要談論一下從身邊的事物著眼。現在快到暑假了,很多家長都會帶同小朋友出外旅遊。這跟閱讀有甚麼關係呢?其實,在行程展開之前,可以帶小孩子同附近的圖書館,借閱有該旅行目的地的書籍,記著,不要搞錯,不要借上那些近年大賣的旅遊書。這些書可能說的是國家歷史,可能是人文風情,可能是各地美食,看過介紹目的地的圖書後,小孩子跟父母一起出遊,會有多一些自己的想法,比起任何的遊學團都好。到達旅遊目的地後,也可以選擇參觀當地的圖書館。世界大部分國家的公共圖書館都是免費開放給公眾的,即使你只是遊客。走進別國的圖書館,看看建築,看看館藏,休息片刻,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。
 
    不少香港家庭,都把電視機放在客廳的中央,方便全家觀看電視節目。當然,電視台都在式微,現代人的生活模式早已不支援固定地看電視節目了。可是,有些節目,也還是可以跟閱讀扯上關係的。我不是說在電視節目裡介紹一本推介書的那種,而是說改編自文字媒體,或者跟歷史事件有重大的關係的電視節目。舉例而言,改編自金庸小說的電視劇不知翻拍了多少次,如果看得投入,不妨鼓勵小朋友閱讀原著,看看原著與影視作品有多大的差異。三國的電視劇、電子遊戲同樣可以如此處理,這樣便可以做到因為影視媒體而重回書本的本身。如果不看中港拍攝的歷史電視劇,也可以留意日劇、韓劇。近來大吹韓風,哈韓族舉目皆是,如果一邊觀看韓國的歷史電視劇,一邊研讀韓國歷史書,也是一個不錯的閱讀體驗。
 
    曾經有政府高官揚言自己一個月會看30本書,搭一程十多小時飛機能看十幾本書,我們未必需要加以比拼,不必也不可能知道他讀了甚麼書,讀書應該重質不重量。以香港為例,每年有不少機構都有十本好書的選舉,幾個十本,便已經構成了一年的閱讀量。我有一個老師,他的閱讀模式最為驚人,走進圖書館,從第一個書架的第一部書開始閱讀,有興趣的多讀,興趣不大的看看前言後記和目錄,如此下來,相信肯定可以成為一部會走動的百科全書。
 
    每個人都有不同的閱讀習慣,習慣如何可以養成,肯定是從小開始培育。老子說:「千里之行,始於足下。」閱讀便是這樣的一回事。多謝各位。